'>

南京金优设计公司

这口锅现值400多亿,20多年前却是一个小厂房

原标题:这口锅现值400多亿,20多年前却是一个小厂房

本系列文章编选于1997年——2003年《中国经营报》“与老板对话”栏目

编者按

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中国企业和中国商业重生、复兴的40年。《中国经营报》作为诞生于1985年的一张商业纸媒,几乎全程伴生于中国企业和中国商业的这一伟大复兴历程。“与老板对话”栏目从创办以来,一直是《中国经营报》的拳头栏目,它生动记录了各个历史时期企业家的睿智、困惑和期望。我们在此节选了1997年至2003年之间的该栏目文章,以“对话1998”、“营销英雄”、“千禧商战”三个主题,力图为读者再现刚刚跨进市场经济时中国企业的生存状态和成长脉络。我们发现,20年前中国企业家们提出的许多问题,到现在仍在寻找答案。我们希望这些原生态的困惑和疑问,能够为今天的企业家和市场研究者提供饮水之源。我们更希望以这组历史性的对话,开启我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宏大篇章。

本期对话嘉宾

苏显泽

苏显泽,1968年生,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工系生物化工专业。执掌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

导读

爱下厨的,苏泊尔锅是常见的炊具品牌产品。从去年业绩排比来看,2017年度,苏泊尔的营收为141.87亿元,净利13.07亿元,相当于厨电行业中2个九阳,约等于4.6个爱仕达。

今年是苏泊尔24周岁,以锅具、炊具称雄市场,是中国最大、全球第二的炊具研发制造商和中国小家电领先品牌,可谓风光无限。

在7年前,它却被创始人遗弃,彻底沦陷被外资法国SEB控股。准确来说,苏泊尔已不再是“纯粹”国货。

苏泊尔总经理苏显泽曾与我主动谈起“阿斗”,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这个企业,苏显泽对此有清醒的认识。那么,苏泊尔的创始人家族为何要“卖锅”出户?且让我们细说一段苏泊尔的“前世”。

主持人为《中国经营报》记者 赵立

规范做事获益在后

主持人:你曾是苏泊尔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如今担当着这家企业。你觉得你用了多长时间完成了与父辈间的“磨合”过程?或者换句话说公司里的人接受了你?

苏显泽:哦,这很难说。刚才提到了人们对我的双重定义。我应该能做很多事情,又因为家庭背景也理应做很多事,但只有当我真的做出很多事情后,人们才会接受我。

一个例子是,“苏泊尔”这个名字就是我们费了很大心思想出来的。这个名字的英文是“SUPOR,由于英文“SUPER(超级)”不能作为工商注册,所以我们把这个词中的“E”改成了“O”,但外国人都会知道这个词的词根。这个名字就代表了我们企业的理念,不但要做出好的产品,还要做响这个品牌,最终,它还要是一个国际化的品牌和国际化的企业。五年来,我们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奋斗。

我刚才提到我在1996年曾离开销售主管工作,那时候我和黄总主动申请去负责企业的技改,上了不锈钢和不粘锅两条生产线。这项技改效果在随后的几年中得以显现,苏泊尔的产品不再只是单一产品,而是具有上百种产品的综合品牌。我想,这个例子说明我们从一开始就对品牌和企业有了定位,这也可能是因为我接受了高等教育的缘故。所以,我总是想把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在实践中用一下,何况这样做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可以找到“捷径”的。

主持人:时下,家族管理几乎成了现代科学管理的反义词。也就是说,现代化的企业绝不是家族企业;而家族管理与科学、理性与严谨之类的词完全不搭界。但从你的介绍中,苏泊尔似乎不是这个样子。

苏显泽:这样一个普遍的看法同样令我头疼,这也是我不愿意在公司的亲情和血缘背景的问题上多谈的原因。我不希望公众对我们的公司产生误解。我们对规范的理解来源于周围太多太多家族企业的失败。多数家族企业在起家的时候总是有能力的成员当厂长,其他的成员做副手。一旦企业发展起来,财产膨胀起来,就不好分了,也容易制造矛盾。给贡献大的人多分一点,可多多少呢?如果平分,不但挫伤了能干的人的积极性,大家的发言权也都一样了,厂长也就不再是厂长了。这样,企业如何继续发展呢?我们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从一开始就弄清楚,家族企业同样可以搞得有声有色,同样可以实现现代化的管理。